斗奶视频

云王妃拉着奉阳的手,一脸笑容,温柔的说道“娘的宝贝儿,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,东阳现在的成就很不错,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。”

“嗯,父王和爷爷那儿咋办呀?”奉阳可怜兮兮望着云王妃,哪里有一点骄纵,像个无助的小可怜似的。

这一眼把云王妃的心都望化了,心里只升起一个念头我得给宝贝女儿撑起一片天,王爷回来骂也好打也好,都得撑过去。

至于老云王那儿倒是好办,以东阳的成就足以打动老爷子,就是王爷这儿不好办,王爷心里兄弟情太重。

不过想到前段时间的放权,估计皇上不会有太大的意见,毕竟军中也让皇上安插了心腹,不是那么容易调兵。

想通后,云王妃拍拍女儿的肩膀,给女儿加油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拿下东阳,那小子现在太受欢迎了。

只要不是傻子,都想把这位好女婿弄到手,那就是一座会移动的靠山。

奉阳带着母妃的祝福走出云王府,李东阳与香草已经候在那儿,香草探出脑袋看着奉阳笑道“奉阳姐姐,你要坐进来吗?”

“要呀,我有好多话要与你聊呢。”奉阳笑着对李东阳眨眨眼睛,跳进了马车,李东阳龇牙,带着大部队向龙潭湖出发。

他们这边一动,那边就收到了消息,龙潭湖边莺歌燕舞花花绿绿,还有不少聪明的更是站在下马车的地方摆首弄姿。

丫鬟婆子手忙脚乱为她们打扮,希望可以吸引世子爷的注意,至于会不会吸来鞭子,不在她们考虑的范围内。

卢晓月坐在画舫上,看着岸边的二八少女,恨的磨牙,没想到这个消息传的那么快,抱着同样心思的人那么多。

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

“小姐,咱们要去湖边等吗?”春花问道,看着岸边的少女头大。

“不要,本小姐岂是那些庸脂俗粉可比。”卢晓月深吸一口气,眼神落在琴弦上,她是靠才华,才不会学那些无才之女呢。

李东阳骑在马上,远远看向龙潭湖,嘴角一阵狂抽,这些人的消息太灵通了,当然也说明他身边有人出售消息。

是谁不用问也知道,李东阳现在有种把墨竹抓起来吊打一顿的想法,那个混蛋真的太可恶了。

别人出售消息只会卖几个人,他倒好,这是卖了一群人啊,也不知道卖了多少银子,回头一定要让墨竹部吐出来。

可怜的墨竹,此时正在兴高采烈的数银子,还不知道这些银子被世子爷惦记上。

“世子爷,这儿的人也太多了,你可要小心那些投怀送抱的。”

贾林紧张的直咽口水,这要是让人投怀成功,以此逼着世子迎娶,那他就是严重失职。

“无妨,只要本世子不愿意,谁也别想靠近我的身。”李东阳摆摆手,让贾林住嘴,说再多也没用。

贾林想到自家世子的实力,这也不算大话,心下稍安,只是看着那些人群,还是忍不住头大。

奉阳从马车内探出脑袋,也看到了龙潭湖边的情况,黛眉微皱一脸不喜,趣儿赶紧上前宽慰,生怕郡主一生气提着鞭子揍人。

以前揍人就算了,现在世子爷如此抢手,可不能再表现的那么泼辣,得好好表现,不能让人找了话题打压郡主。

香草捂嘴人偷笑,凑到奉阳身边低声道“奉阳姐姐,你以后有的忙碌了。”

“唉,撞哥太出色也不好啊,他就是一座明晃晃的金山,谁看了都喜欢。”奉阳长长叹了一声,转眼又一脸骄傲。

这心情也够矛盾的,小女儿的心思不好琢磨。

“世子到了,哇,世子好帅啊,伦家好喜欢啊。”一道尖叫打破了安静,紧接着就是一个粉色荷包砸向李东阳。

贾林等护卫赶紧上前护住李东阳,那个砸来的荷包也落进了贾林的怀里,气的那位小姐姐骂娘。

当然这只是开始,紧随而来的就是更多的荷包与手帕,还有香囊等物。

“世子爷,我给你做了一双鞋,求接纳。”一道大嗓门从人群人里传,接着一双黑色靴子飞来。

李东阳看着那双靴子眼角直抽,贾林伸手去拦,李东阳赶紧叫道“那是铁打的。”

噗,贾林想吐血,手上红肿一片,那双靴子也落在了地上,贾林瞪着杀人的眼神射向人群,妈蛋,谁送的铁鞋!

“那个谁,谁让你拦下我的鞋子,快点捡起来送给你们世子爷。”人群中走出一位体态丰满的少女。

看清来人后,李东阳嘴角抽的更厉害了,同时也服了皇上,居然还敢把人放出来,也不怕走露消息丢了皇家的脸。

原以为是被皇上秘密弄死或者养在某个不起眼的小地方,没想到直接把人带进龙城了,他这是想干嘛呢?

“此人什么来头?”李东阳问道。

贾林瞪大眼睛咬牙道“此人是刑部尚书肖天河妻子的娘家侄女莫盼盼,来龙城走亲戚,没想到也会出现在这儿。”

刑部尚书肖天河,呵呵,不正是去怀阴县办案的家伙吗?他妻子的娘家侄女莫盼盼,切,李东阳撇嘴,这关系拉的真好啊。

肖夫人娘家在莫城,离龙城一千多里,如果安排一个人过去,倒是方便的很,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一般人也不会去查。

想来是皇上的意思,即可以给他女儿好生活,也不会引人注意,只是皇上一定想不能李东阳之前就见过,这消息还是李东阳捅出来的。

“那个小护卫,说你呢,快点捡起来。”化名莫盼盼的丰满公主指着贾林怒喝。

别看现在的身家背景不算强大,嗓门可是大的狠,看那气势还以为她是天王老子呢。

不得不说,被带走的这段日子,莫盼盼并没有改变太多,还是一样的好色,看到美男子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。

此时一双眼睛贴在了李东阳身上,还是第一次见到此等风声俊朗的公子哥,那眉眼,那鼻梁,那嘴唇,无一处不透着吸引力。

“哟,这是谁家小姐啊,真是不要脸啊,送的东西都这么有个性。”

“呵呵,你还不知道吧,这可是刑部尚书家的外戚,啧啧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公主呢。”

(本章完)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