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comeon

天色越来越晚了,大山三郎的住宅依旧没有亮灯的意思,人员方面呢?该撤离的都已经撤离了,现在就看什么时候动手了!

动手的人员呢?都已经选好了,都是没有身份的,而且这个装束和打扮呢?都是略显奇葩的那一种,脸上面的装束跟鬼没有太多的差别,就好像黑白无常一样。然后骑着轰鸣的摩托车,从大山三郎的住处呼啸而过,声音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嘈杂。

很快的大山三郎的住处也是亮灯,有人出来查看状况,出来的时候倒是没有披着衣服,但是从装束上面来看,显然是刚刚的从床上面爬起来,不过也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方式,报警呀!这样的事情让警察来处理就好了!

你处理还是不处理呢?这个是你警察的事情,但是我报警还是报警,这个是我的事情,不过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警察方面是不会有任何的理会。摩托车党第二次过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因为爆胎了,还是因为什么的原因,车辆也都是聚集在了大山三郎住宅的门口处。

大山三郎的住宅呢?外面虽然说有庭院,但是庭院一点都不大,而且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防护,所以这些摩托车党也是轮着棒球棍冲了进来,站在门口的安保看着冲过来的诸人,也是微微的摇头,第一时间也是抬起来了自己的手臂。

警示身份呀!有外交官正在做客,现在冲击呢?会造成其他方面的影响,量力而行,有用还是没用的,继续的往里冲呢?纯粹的找死一样!

为什么要解释有外交官呢?这里面也是有着诸多的门道,但是外面的暴徒才不会有任何的理会,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往里面冲,但是还没有等走上几步,枪声就响了起来,冲进院落里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,部击毙,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!

并没有太多的枪声,但是效果真的是太过于的明显了,美国方面呢?是没有想到大山三郎这边呢?直接的就开枪了,没有任何的犹豫,也没有任何要去妥协的意思,你们进入到了这个院落当中,本身就是一种侵犯!

所谓的绑架和暗杀这样的事情,在暗地里面是真的不少,但像是如此的状况,这些年来在日本还真的就不多见,日本本来就是一个禁枪的国家,国家每年发生的枪案真的是少之又少,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,这个篓子好像捅的稍微有些大呀!

大山三郎这边然不顾的开枪,诚然有其他方面的理由,但是这里面的问题是绝对不能够被忽视的!甚至于这个事情呢?已经征得了丁羽的同意,就算丁羽没有直接的示意,但是些许的暗示还是应该有的,不然的话大山三郎会如此大的胆子?

“那边开火了!所有进入院庭当中的人部击毙!”放下了电话,橘杏子也是面露苦涩的说到,这个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局面,但是现在就这么的发生了,虽然不是在自己的眼前,但是跟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又有什么区别呢?

田中没有任何的态度表露,因为在自己看来这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只不过是表现的方式呢?可能略显有那么一些激烈了,现在不需要自己再去说什么的,因为所有的事实都已经摆在了面前,现在瞪大着自己的眼睛就可以了!

迷人肌肤享受宁静下午

看到田中老师没有说话的意思,橘杏子也是陷入到了沉默当中,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自己远远的看着就好了,自己不要继续的往里面去掺和了,真的要是掺和进去的话,那么等待自己的下场和结果绝对不会太好了!

“田中老师,大山三郎敢如此的疯狂,绝对不是正常的表现,我想丁羽丁先生在这个背后肯定是有其他的考虑和动作的,但究竟会是什么呢?”

“能够反应过来,还不算慢,现在盯着大山三郎不会有太多的结果,大山这边有任何的动作呢?其实都是在预料之中的,大家更想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丁羽丁先生会做出来什么样子的应对,这个才是最为主要的!”

橘杏子依旧还是双手抱胸,很显然还没有从先前的惊恐当中反应过来,沉默了些许的时间,橘杏子也是担忧的说到,“就我现在所知道的消息,丁羽丁先生那边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,彼此之间也就相差一个小时的时间,但是丁羽那边销声匿迹!”

“要不就是对大山三郎真的有信心,要不就是早有准备,如果说是前一种的话,还好一些,如果说是后一种的话,就比较的麻烦,如果说是两者的话,问题就大了,到时候所有人的脑袋都会非常的头疼!谁知道呢?”

“田中老师,如果换成是你的话,你会怎么去做?”

“我做不了这样的事情,首先我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,如果把我置换到三郎的位置,我也未见得会做的如此干脆!人与人之间是不太一样,我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,当然了这个可能也是跟丁羽丁先生给与的信任有相当的关系。”

橘杏子沉默不语,因为现实的情况让自己真的是无奈和无语,预料到了事情肯定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,但是谁能够想到大山三郎竟然会选择如此爆裂的方式,既然他这么的来做,就肯定是有着其他的后手。

谁都不是什么傻瓜,做事情不计后果,那样是愚蠢的!丁羽会选择一个愚蠢的人坐在那个位置上面吗?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田中老师,你说现在这个时候会不会有人去见一下丁羽丁先生吗?我对此倒是有那么一些期待!”橘杏子也是微微的哼了一声,显然也是想起来了某些事情。

“大家都想要去见丁羽,但问题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打通这个关系呢?丁羽丁先生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见,究其源头呢?还是三井一夫当初的选择让彼此之间的合作直接的就化为泡影,真的是太可惜了,他不应该这么的去做!带来的后果太恶劣了!当时的考虑呀!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简单和直率了!”

“我们无法对三井一夫做任何的评断,因为他的身份真的是太特殊了!”橘杏子的样子也是有那么一些感叹,当初三井一夫放了丁羽的鸽子,导致了大山三郎背了这个黑锅,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,仿佛所有的事情就在眼前!

“现在美国方面肯定会非常的头疼,甚至于反对派那边也会非常的头疼,都想到了大山三郎的反应呢?可能会非常的异常,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,就我个人的了解,貌似也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生过如此的情况了吧!”

“会不会出动部队?毕竟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故!”

“美国方面倒是想,但是反对派和我们这边是坚决不会同意的,因为这个绝对是大山三郎所希望看到的局面,战斗呢?刚刚的开始而已,这两天的时间有的闹了,现在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去关心究竟死了多少人,一切呢?都会被掩盖的!”

“继续的往里面扔人,看大山三郎的忍耐程度,同时也看丁羽的反应!”橘杏子这个时候真的是不寒而栗,怎么会如此的残酷和无情?这个不是典型的反人类吗?

“很是正常的事情,对于丁羽来说,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并不重要,甚至做什么样子的应对也不是那么的重要,通过这一次呢?他可以看清楚很多的东西,站在他的层次上面,死多少人就是一个数字而已!”

“我以为我已经很是残忍和无情了,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,跟丁羽丁先生没有任何的可比性!”橘杏子原本的时候因为丁羽很是厉害,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冷血到如此的程度,对于人命竟然如此的漠视。

“错了,你这样的理解是不对的!或者说出现了相当大的偏差!”田中也是非常严厉的斥责,“所谓的对生命不尊重,不是单单的看这一点,你只是站在了一个非常偏颇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,你要是了解一下今天晚上暴徒的身份,你就会知道,他们就是一群人渣而已!”

“就算是人渣也是有人权的!”

“你说这个话就已经是丧失了自己的理智了!”田中看了一眼橘杏子,很显然对于她的说话感觉非常的失望,“这样的话从你的口中说出来,让很多人都感觉到了异常的失望,有句话你应该听说过,战争呢?只是政治的延续而已!”

“我知道这句话!”

“来源于战争论,克劳塞维茨的著作,这个话的另外意思呢?我们不需要有太多的考虑,只不过是现在呢?这句话倒是可以引申的来看,战争呢?也是经济利益的延伸,在彼此之间不能够相互调和的状况之下,你觉得什么方式是最为合适的!”

田中也是继续的教育着橘杏子,“这个并不是无意义的屠杀,而是反应了彼此之间的一种斗争方式,一种最为残酷的经济利益争斗,这样的例子不是说没有,就好像丁羽在波士顿那边打了一场,你因为丁羽丁先生真的就是毫无目的在那边胡闹吗?怎么可能的事情?战争呢?只不过是彼此的一种缓解罢了!”

“我可以理解为这样的事情呢?也就只有我这样的人才会去在乎,真正关注这件事情的人呢?才不会去理会所谓的细节。”橘杏子的态度非常的沮丧,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面不说,甚至于在最终处呢?竟然还给了自己这样的打击!

“家里面对于你非常的看好,所以让我给你这样的一个机会!来关注这些事情呢?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意义,至少不应该是你这样层次的人去理会的,就算是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了,又能够怎么样?顶多就算是换一个战场而已!”

“所谓的利益损害呢?只是一个附带,是吗?”

“也可以这么的来说,丁羽丁先生的行事手法呢?有的时候看着略显有那么一些隐晦,但是绝对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,很多人呢?都只不过是看到了表面之上的东西而已,其实那些是最为没用的,因为很多都是丁羽丁先生主动让大家所看到的!我们应该探寻的东西是丁羽丁先生没有让大家看到的那一面!”

从车上面下来之后,田中也是去休息了,晚上对于橘杏子的教导,自己已经是尽心尽力了,橘杏子的家势不凡,但是个人能力上面呢?真的不是资质优异的那一种,不管是经验还是能力,都跟大山三郎没有办法相提并论。

只不过碍于某些方面的原因,自己不好把事情解释的太过于的明白了,自己的工作呢?已经做得很是到位了,如果可以的话,自己倒是真的想要跟丁羽丁先生谈一谈,或者说田中现在这个时候对丁羽呢?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向往!

橘杏子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学生,而且自己呢?也不想就此蹉跎岁月,但问题是大家对于自己呢?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视,这一点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难受,大山三郎呢?掌控着日本方面的资本,但是他可以是一个掌控者,但是在其他的问题上面呢?不见得合适!

反正田中已经有了这个方面的心思了,但究竟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呢?难说的事情,看机会吧!但心中有所想,这个表现上面呢?自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!

大山三郎的住处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,但是他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问题,至于外面所发生的事情呢?也没有对大山三郎造成太多的影响,反正到目前位置,先生依旧没有任何的言语,所有的事情呢?还部都由自己来掌控。

在如此的局面之下,没有任何的指导,这个是对自己绝对的信任,而不是说对自己已经放弃了,如果说真的要放弃自己的话,只要让所谓的安保稍微的放放水就可以了,那样才是真正的放弃!

“这么多人来送死,是让我来当充当这个屠夫吗?真不知道是从那里找寻到如此多的人!也是难为那帮家伙了!”外面的死尸呢?很快的时间之内就已经被清理干净了,这帮家伙倒也是非常的聪明。

根本就不走进庭院当中,而是站在了外面用长钩子勾住尸体,然后拽走!地上面的血腥呢?略微的有那么一些刺鼻,但彼此之间呢?就是相距了一个庭院的距离而已,但是现在双方面都是略显有那么一些安静和和谐!

乔治看着窗外,也是歪动了两下自己的脑袋,“纯粹就是让外面的这些暴徒来送死,连最为基本的攻击手段都没有,就是拿着所谓的棍棒就往里面冲,没有任何的战术配合,我现在在想,他们会不会给我们来一发重击?”

“承受不起这个责任的!”大山三郎冷冷的说到,他的精神倒是非常的好,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压力,现在这个时候能够僵持呢?是最好的,反正自己呢?是最为不着急的,先生那边呢?自然也不会太着急的!

乔治耸了两下自己的肩头,通过仪器看着外面的情况,也是感叹了一声,“又是一帮人来送死来了,真怀疑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找过来的!这样的屠杀呢?看着无压力,但实际上面对于人性还真的就是相当的考验,谁想出来的注意!”

又是一阵枪响,乔治看着仪器,一阵的摇头,“老是这么一个样子,好像也不是一个办法吧!这个是让我们主动的走出去吗?”

“肯定是这样的,我们只要留在了这里,不管是日本方面还是美国方面,都束手无策,他们只能是拿着所谓的勾叉斧钺来冲击,我们可以用枪,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们也可以同样的如此,但一旦我们走出了这里,情况就不一样了!”

“那就坚持吧!反正我是无所谓的,至少我现在没有动手开枪!”说完了之后,乔治也是走出了大山三郎的房间,自己呢?就是过来问询一下意见的,既然知道了大山三郎的意见,那么自己接下来就知道应该怎么来处理了?!

而大山三郎那边也是非常的满意,乔治来请示自己,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,所有的一切都交由自己来掌控,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!这个压力呢?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巨大,但是自己又不能够让其他人看到这份压力!

所以在乔治进来之后,自己也是故作轻松,至少下面的人看到自己的这个样子呢?就会表现的十分安心,对于事情的应对呢?也会非常的沉稳和冷静,至于那帮进来送死的人吗?就让他们接着来吧!顶多就是浪费一些子弹而已!。

Tags: